11月24日下午,一名男子開車帶著一小伙來到合肥市救助站門口,待小伙下車後,他就離開了。救助站工作人員詢問得知,這倆人竟是父子!這是咋回事?昨日下午,小伙父親張先生告訴記者,他並不是冷血,兒子數次退學,反反覆復,讓他生氣之極,一怒之下,做出了這個舉動。
  父親將兒子送到救助站
  合肥市救助站工作人員告訴記者,11月24日下午,值班人員接到一個電話,電話里一名男子詢問救助站地址,不久,男子開車來到救助站門口,留下兒子就離開了。
  經詢問得知,小伙子叫小磊,21歲,家就住在合肥市區,平日在外地讀書,是一名大一學生,不知是何原因,小磊想回家復讀重考大學,但父親不同意。
  據工作人員說,他們想開車送小磊回家,但小磊卻搖了搖頭,說自己知道怎麼坐公交車回家。最後小磊帶著救助站提供的5元公交車費離開。“但到了晚上,小伙父親又來接,看來孩子沒回家。”工作人員說。
  兒子大學期間屢次“秒退”
  小磊現在情況如何?昨日下午,記者聯繫到了張先生。張先生表示,兒子現已回家,而此事的導火索,是因為兒子再度自行退學,“我不是不近人情的父親,這之前他已經多次退學了,簡直就是‘秒退’”
  張先生說,其實兒子於2010年就考上了外地一所專科大學,“但才上了1個月,他就說要回家復讀,我當時沒同意,但第二年他死活都要退學,沒辦法,我就將他轉到安徽一所學校讀大學。”
  然而,在新大學沒讀多久,小磊又要退學,反覆勸說無效後,張先生只好同意兒子復讀,“我前後為他找了兩所中學,但他都是很快就不願讀了。”
  惹父親切斷其經濟供給
  就這樣,到了2013年高考前夕。“在高考前一個月,我請家教天天給他補課,一小時500元,前後花了5萬元,他考了400多分,上了江蘇一所大學,學校和專業都是他自己選擇的。”張先生說,他反覆叮囑兒子不要再退學。
  然而,讓張先生生氣的是,軍訓結束後一個月不到,兒子就自己去辦理退學手續。“我聽說後,立刻通過網銀,將他銀行卡的錢全部轉走,手機費也不給他交了,我希望他能好好反思下自己的錯誤。”
  但小磊並未“服軟”,沒錢就進救助站,曾在外地兩個救助站待過,最後救助站提供車票,讓其回到合肥,而11月24日那一幕,就發生在他回到合肥的那天。(文中人物均為化名)
  專家建議
  父母要試著讓孩子獨立 孩子應對自己客觀評估
  小磊對記者坦言,這種糾結的生活讓他感到痛苦。“我承認,以前退縮是因為不能吃苦,但這次不是。”小磊說,雖然專業是自己選擇的,但真正接觸後,卻發現自己並不喜歡。
  小磊說,對於父親的苦心,他也能理解,感到此次復讀無望後,他決定重返大學,好好學習自己的專業,以後再根據愛好進修。張先生說,他已經請求學校繼續讓兒子讀書。
  合肥市第四人民醫院兒童青少年心理專家鐘慧認為,從父母教育來說,他們應該真正把孩子當做成年人對待,讓孩子明白自己的選擇要自己面對。此外,孩子應該對自身情況做客觀評估,不要完全按照一時喜惡,評估包括選擇的利弊、周圍大多數人的看法等。孩子回到學校後,要學著獨立面對挫折,家長不要一味急著幫忙解決。(記者王翠)  (原標題:兒子數次自行退學 父親怒將其丟在救助站)
創作者介紹

phyllis

wzgjfibhra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